首页 »

【政情】韩正一周•追问活力

2019/10/23 3:18:06

【政情】韩正一周•追问活力

“以前没有碰到过”

 

“开放促改革”,再次成为上海的核心基调。

 

众望所归的“沪港通”开通消息,上周终得确认。今日,韩正和梁振英分别在沪港两地证交所为其开锣。而在开通前夕的周末,韩正在沪接受海外媒体的专访。

 

在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张力奋发表的报道中,韩正虽未就沪港通本身细节多作说明,却明确透露,上海下一步的工作目标之一,“就是在风险可控的条件下,以渐进、有序的方式,允许自贸区内合格的个人开设资本账户”。

 

据分析,尽管最终推出最快也要到明年,但此举已经释放出跨境资本流动管制松动的明确信号,亦将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大大加码。同时可以预见,这一前所未有的松动,亦将牵动一系列政府管理体制和措施的改革。

 

某种程度上,沪港通可谓先声。韩正曾在无数场合被问及对沪港通的看法,真正开通前夕,他终于能够回答自己“最关心”的问题:“通了以后,能够持续地发展”。

 

他表示,相信沪港通将为金融创新铺平道路,但首要任务是确保安全。“持续的发展就是一定要把风险防范好。因为这个市场,我们以前没有碰到过。”

 

这样的表述似曾相识。一年前针对上海自贸区,诸多变化同样是“以前没有碰到过”;诸项试验,也就成为对政府监管的最大考验。


当时,韩正亦反复强调防范风险的重要性。在接受财新传媒总编胡舒立专访时,韩正曾表示,自贸区范围内的金融创新“就是用开放倒逼改革,改革的步子要更大,但必须符合国家安全,防范金融风险,这个底线不能动”。

 

而可以确定的是,沪港通及未来可期的更多金融领域试点,不仅同样面临风险控制的考验,更意味着“倒逼改革”的日趋紧迫。


就沪港通本身而言,目前采取的额度管理模式基本能让韩正放心,“至少可以把目前所能想到的各种风险、包括最大的风险,都覆盖了”,“至少不会发生颠覆性的风险”。

 

至于沪港通是否会带来上海的金融中心地位进一步跃升,韩正回答得“很坦率”。

 

“无论是从发展的环境、人才的聚集、法制的环境、市场的成熟等方面,上海和香港都不能比,”他对金融时报等媒体表示。“坦率地说,香港市场要比我们成熟得多……我们需要向香港学习。”

 

活力不够

 

而在周初,针对上海着力的另一个“中心”,韩正的急切之情更溢于言表。

 

围绕“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11月12日,韩正来到上海交通大学调研。与上周的诸项活动一样,此番行程不只是常规的工作调研,同样是一次登门求教——据官方报道,上海交大党委书记姜斯宪、校长张杰不仅汇报了上海交大相关工作,更“结合学校最新的研究成果,为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提供建议”。

 

一周前的工博会上,韩正已经光顾过上海交大展位,查看其带来的“大型高硬特种曲面精密磨削技术与系列智能装备”。短期内再度接触,除重复工博会上强调过的“让社会的每一个细胞成为创新创造主体”外,韩正更就上海创新现状明确破题。

 

他坦言,与理想状况相比,“上海当前的创新创造活力还不够”。

 

早在出任市委书记之初,韩正就曾在多个场合指出上海“活力不足”的软肋。今年1月的上海“两会”上,韩正在市政协专题讨论中特别提出,上海要“向市场要活力,向社会要活力”,要成为“活力之都”。

 

当次他表示,“要活力”的核心就是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改进政府管理体制和监管模式,特别是改革以前置审批为主的审批制度。“不改革,活力就无从谈起。”

 

此番的剖析则更为深入。韩正直指,政府、高校科研机构、企业之间存在角色“错位”现象,这成为制约活力释放的掣肘。

 

“政府习惯于做市场主体的事情,高校科研院所找不到与企业的对接点,而企业又在跑政府。”他分析说。

 

解决“错位”,成为激发创新创造活力的重点。韩正强调,要重点突破产学研用结合上的体制机制障碍,着力破除制约激发全社会创新创造活力的体制机制瓶颈,营造鼓励创新创造的环境。

 

他特别指出,各类高等学府,“理应成为创新之地、活力之地、人才之源”。

 

“中央要求”

 

在交大时,韩正特别阐释了上海打造科技创新中心的语境。“要深刻理解中央要求上海加快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科技创新中心进军的重要意义,始终把上海的发展放在世界发展变革、国家改革开放的大格局中谋划。”他结合世界经济格局变化和中国经济进入的“新常态”表示,实施创新驱动战略、打造科技创新中心、追问创新活力,意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否则这道坎就跨不过去”。

 

在其强调中,世界大势、国家大局,始终是衡量上海肩负的任务的必然标尺,“科技创新中心”当然概莫能外。会见辽宁省党政代表团和天津市党政代表团时,这样的意思也被几度重申。

 

“我们要依靠科技创新引领下一步的发展,要向改革要动力、向创新要活力,把中央交给上海的各项先行先试任务完成好,”韩正在辽宁客人面前表示,上海要“为全国提供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经验”。

 

而在天津市长黄兴国面前,韩正亦表示,上海“将始终抓牢制度创新这个核心,把可复制可推广作为基本要求,为国家深化改革开放探索新路。”

 

在阐述了上海“释放市场活力”的紧迫性后,韩正请天津“多为上海把脉、出主意”。“两地实现比翼齐飞,共同为国家全面深化改革、进一步对外开放作出更大贡献。”他说。

 

对上海而言,针对“活力”的追问已经箭在弦上。另一方面,其背后的“弦”亦需绷紧。同样在上周,韩正先后主持召开以依法治国为专题的市委常委学习会,和关于巡视整改工作的市委专门会,再度强调“治市”背后的制度因素。

 

就习近平强调过的党要管党、从严治党、从严治吏、从严管权,韩正再次予以呼应,要求确保各级党员领导干部“带头遵法守法、依法办事”;而就两周前中央巡视组对上海反馈的诸项问题,上海亦第一时间成立韩正挂帅的“整改工作领导小组”,确保反馈问题和事项“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应”。

 

看似与创新议题无关,但韩正在巡视反馈会时的表态发言中已经暗示,制度和法治上对权力的约束,亦指向活力问题。“无论是抓发展还是抓党建,根本要靠制度、靠法治。”他说,“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要靠全面深化改革、靠推进全面依法治国,从制度上法治上严格约束权力、规范行为秩序、调节利益关系、激发社会创造活力。”

 

显然,这同样是“中央交给上海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