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值壮年的国际医学天才,为何说“我不年轻了,快退休了”

2019/10/23 11:19:39

正值壮年的国际医学天才,为何说“我不年轻了,快退休了”

罗纳德・韦尔是这样解释自己的研究成果的:“汽车之所以能跑,是因为有发动机在驱动,而我所研究的,是让细胞运动的分子马达,即驱动蛋白。”2012年,他因发现细胞骨架运动蛋白,获得了有“医学诺贝尔”之称的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

 

在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的会场上,韦尔与记者进行了一次对话,关于他半生努力的研究成果,关于那些在年少时曾让他激动不已的时刻。

 


创下一年四篇《Cell》论文纪录

 

谈话从汽油和ATP开始。“汽车有汽油,细胞有ATP作为供能物质,汽车在马路上跑,分子内部的不同物质也在各自的通道中遵循特定的运动机制,这就是我过去十几年研究的课题。”寥寥数语,他总是用最深入浅出的方式来讲述自己的领域。

 

这项工作有什么意义?“很多疾病是由于分子内部蛋白的破坏造成的,由于分子马达以及运输传递神经的物质不能正常工作,就会导致疾病产生。”驱动蛋白对研究分子运动和人体疾病研究都有重要意义。

 

年轻时的韦尔是个精力充沛的“工作狂”,他创造了一个医学科研界至今无人能破的世界记录。“一年内在《Cell》发表了4篇论文?”“其实是5篇,其中有4篇我是作为第一作者发表的。”当记者提到这段经历时,韦尔的眼睛里依然闪着光。

 

“不过那都是1985年的事了,现在再想重复当年这个成就几乎是不可能了。” 回顾学术生涯,他说自己最重要的工作都是在24到28岁的时候完成的。这个如今看起来不过四五十岁的男人在提到年龄时不好意思地说:“我看起来年轻?哈哈,其实我不年轻了,快退休了。现在我把更多希望放在我的学生们身上。”

 


因一堂高中课程而对科学“上瘾”

 

1986年,在加州大学任教的韦尔开始结合新的微观方法结合使用结构方法追踪达到纳米级别的单个蛋白质分子,开发出驱动蛋白产生运动的详细模型。他的实验室还研究了有丝分裂纺锤体的组装和T细胞信号传导的机制,为细胞生物学领域做出了重大贡献。

 

可以说,在韦尔的科学生涯里有许多闪闪发光的时刻,但如果要说一个最让他记忆深刻的转折点,他却想到了高中一堂普通的科学课。“高中那年,我要做一个科学项目拿到学校展览,我研究的是一个关于生物体如何记录时间的课题,这个项目当时是在一个地下室里研究出来的。”

 

当时的韦尔还是一名高中生,没有高端的实验室和器材,也没有得到多么重大的发现,但它却极大地改变了韦尔对科学的认知。“我发现植物的运动是有节奏性的,这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发现,但唯独你找到了,这种满足感会让你获得难以置信的兴奋。”此后,每当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发现一个别人没有发现的新事物时,韦尔都能感受到这种激动人心的兴奋,“它让你沉溺其中,甚至会上瘾。”

 

在他心目中,科学就是一个不断提问,不断满足好奇心的过程。“今天我们在论坛上看到这些科学家们,他们当初都不是冲着诺贝尔奖而做的研究,他们是出于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这,才是科学的本质。”

 

韦尔认为年轻人应时刻保有这种好奇心。“如同一个滑雪的初学者可以获得和一个滑雪高手一样的乐趣,你要相信你在高中课堂上萌生的好奇心,跟诺贝尔奖得主的好奇心并没有什么不同;同样地,今天我取得了很多科学奖项,看起来很成功,但每当我发现一个新事物时得到的快乐和我高中时其实并无二致。”

 


基础科研不功利,却推动人类进步

 

在谈话中,韦尔说得最多的是对基础科研的重视。“大部分具有突破性的研究成果,从获得诺贝尔奖到真正转换成产业都要花很长时间。”公众都希望看到科研成果快速投入应用,但在大部分情况下,基础科研并没有很强目的性。“科学家一开始可能根本不知道他的研究将通向何方,但最终得到的成果却可能革命性地改变人类的思维。”

 

学术研究之余,韦尔还致力于开放科学和教育资源,鼓励年轻人投身科学。他创建了iBioSeminars.org。“我们在工作室里面拍摄生物学家,让他们讲述自己的成果,再把视频放到互联网上,免费提供给全世界的学生和科学家。”他的实验室还开发了一款控制光学显微镜的免费开源软件MicroManager。“我的目标是让科学更民主化,成为大众可接近、可获得的东西,即使一个在普通大学上课的学生,也可以看到美国高端实验室和科学院里的研究成果。”

 

他所主持编撰的免费科学教科书将在2019年春季问世。“在西方国家,教科书都非常昂贵,这不是好现象。”来自世界每个角落的任何学生,无论贫富与否,都应获得他们想要进行科研努力的任何材料。他希望能在科学教育上与中国建立长期合作。

 

未来,他认为应对青年科学家给予足够重视。“现在青年科学家得到国家卫生院的研究资助的平均年龄越来越高了,等他们获得资助时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研究年龄。”近年来,有不少中国学生申请成为韦尔实验室的博士后。他指出,中国科研机构应珍惜中国本土培养起来的人才。“如果他们只给海归提供好的条件,年轻科学家就会流失到国外。”让最优秀的年轻科学家留在中国才是提升创新实力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