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16年前,春运返沪挤车记

2019/9/7 11:55:49

16年前,春运返沪挤车记

2000年春节,只身在上海打工已两年的我终于回到湖北老家,和亲人团聚。因担心买不到回程的火车票,大年初一一过,我就催着丈夫去火车站买票,可丈夫连去两天,排了半天队,但最终都空手而归。我心里很是焦急,因为我跟老板承诺过,大年初八我一定赶回去上班。

 

丈夫看我焦急的样子,无可奈何地说:“我明天到车站去找黄牛党,花高价买一张票算了。”第二天,丈夫一大早又赶到火车站,找了一个黄牛党,多掏了一百元钱,总算买到了一张从武昌到上海的坐票。

 

大年初七那一天早上,丈夫送我到武昌火车站,一下公共汽车,我就惊呆了——车站前广场上人山人海,黑压压一片。丈夫在前头奋力拨开人群往里挤,我则跟在后面慢慢移动。尽管天寒地冻,丈夫带着我挤到进站口时,全身都冒汗。

 

虽然我提前半小时进站,但上到火车一看,车厢里已经塞得满满当当,连过道上都站满了人。好在我的座位在头一排,没挤几步就到了。抬头看,行李架上已没有一点空地,丈夫爬了上去,东挪西腾,总算挪出一点空地,用力将我的小包硬塞了进去。我的坐位正好靠窗,我坐了下来,松了口气,心想:车厢再乱再挤,好在我有一个座位,这一坐下去,火车一开,也就二十来个小时,眼睛眯一眯,也就到了。

 

 

谁知,这个想法也太天真了。下午4时许,火车到达江西九江车站,尽管这列火车已严重超员,可站台上仍然挤满了想上来的旅客。我看见下面黑压压的人头,正在嘀咕,突然,我对面的窗子被人打开了,窗子里一下翻进来十几个人,都拥在我周围,把我挤得动弹不得。有一个年轻男孩实在无立锥之地,只得爬上了行李架,正好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小包上——那里面全是准备路上吃的食品,一下子全完了。我急得直想嚷嚷,但想想大家都是出门打工,他也不容易,就把话憋了回去。年轻男孩还很乐观,笑哈哈地说,他在行李架上已经很舒服了,比起他几个同伴都挤在厕所里,要闻上十来个小时的尿骚味来,好得多了。

 

车厢里人再多再挤,也挡不住火车照开。到夜半时分,火车到达鹰潭车站。我往窗外望去,站台上还是挤满黑压压的人群!

 

我们这列车已经满载到连车门都打不开了,他们怎么还能上得来呢?正这样想着,我感觉自己靠着的窗户有些异动,抬头一看,一个铁钩正从窗户上面的缝隙里插进来,试图把窗子拉下来。看来下面的人是想从我这儿的窗户打开缺口,翻车进来。

 

看到这个情形,在九江翻窗上来的几个人开始保卫自己的领地了。他们抓住铁钩拼命地塞出去。相持之下,那铁钩左右飞舞起来,将其中两个人的手指打出血。坐在行李架上年轻人愤怒了,他跳到茶几上,奋力一扯,居然将铁钩夺了进来。车外那个使铁钩的大汉顿时怒了,脸色狰狞起来,骂着转身离去。不一会儿,他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块大石头,开始拼命砸车窗。

 

 

担心车窗玻璃碎了掉在头上,我站起来离开,可周围人挤得我无法动弹。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从行李架上掉下来一件皮衣,正掉在我的头上。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索兴就势用皮衣把头裹得严严实实,听任那车窗玻璃一点点地被敲碎,一点点地隔着皮衣落到我的头上。玻璃掉落的声音停止了,我在皮衣间扯开一条缝,看见整面窗户玻璃都已被砸碎,我的身上和周围到处是碎玻璃渣。此时,外面那壮汉奋力将一个女人从窗口上硬塞了过来,边塞边叫嚣:你们不让进,我就上来跟你们拼命!

 

听得此言,里面几个乘客拿起酒瓶和罐头瓶,摆开了准备誓死一拼的架式。他们一旦打起来,处在夹缝里的乘客如我,免不了沾上“火星”。我唯有跟车厢里那几个准备战斗的人说:“就让他们上来吧!只要他们有地方站!都是去打工的,都不容易,何必惹祸呢!”也许看我是个已人到中年的妇女,那几位都垂下了手。任外面几个人从窗子里爬进来。可就算他们进得来,也实在没有地方下脚,索兴歪在茶几上,甚至有一个人的腿上还要坐上另一个。这一来,我们这边座位,已经上演了“叠罗汉”。周围每一个人的脚都被卡得严严实实,动弹不得,仿若打了死结。

 

整个车厢也都如是。每个人都被缠在这“死结”里,热汗淋漓,没人能腾出手来吃东西、喝水,都只能干熬。唯有埋怨声、责骂声、叹息声、呻吟声此起彼伏……这情景仿佛不是置身于车厢里,而是置身于炼狱般的战场。

 

 

车厢空气十分浑浊,幸好我这边车窗被砸破,一股股凉风嗖嗖吹来,否则,只怕自己要窒息。我庆幸自己上车以来没有来得及喝一口水,进一口食,否则,想上厕所怎么办?我只能在心里不停地祈祷 :“火车啊,你快点开吧!让这难熬的夜快点过去吧!让这所有的痛苦快点过去吧!”

 

黎明时分,火车总算到达了上海。而我此时已经被挤得全身发酸发麻,难以动弹。等到全车厢的人都下光,我试着活动了半天的筋骨,才慢慢艰难地挪步下火车。这以后,因坐这趟车而被挤压的腿疼了一个多月,才渐渐恢复。

 

这一次的乘车成了我终身难忘的一个疼痛记忆。回想往事,再看看今天己步入高铁时代的春运新格局、新风尚,不能不有恍若隔世的感觉。而铁路出行的让人不可思议的变化,仅仅是用十几年的光景,就已完成。不能不让人感叹“天翻地覆慨而慷”了。


本文组稿、编辑:伍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